•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虚拟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作者:何嗟    

      从未正名的感情突然有了自己的归属,倒显得有点不真实,可再幸运也不过如此了。


      简单注视着眼前的这双光彩琉璃的眼睛,看不懂猜不透里面的含义,她从来不懂宋景,包括此刻。


      不过须臾,她莞尔一笑,“这不好笑。”


      安全带哒的一声打开,宋景倒向座位,一心的挫败,沉默的打开中央锁控,看简单和小寅下了车,降下车窗,对着外面喊道:“简单!”


      牵着小寅往前走的简单脚下一顿,转过身来,一脸疑惑。


      心间一股难言的悲伤,她怕自己下一刻就会哭出来,简单努力笑着摇手:“我要赶紧进去了,马上就要迟到了。再见!路上小心!”


      说完摆手,拉着小寅一路小跑进了学校。


      宋景手搭在车窗上,头仰在后座上,看着门口的牌匾,闭上双眼,掩去眼里的失望和挫败,突然之间又很想抽烟,翻遍口袋都没有找到火机,正打算扔掉嘴上的烟,一簇火苗凑到他的面前。


      抬眸看了一眼,一位看着比较年轻的男人带着黑框眼镜,一身黑色西装,手腕上金属表带,干净圆润的指甲。他迟疑片刻,还是将烟对着火苗猛吸了一口,吐出一阵飘渺的烟圈,淡淡的说:“谢谢。”


      下车,关门,倚在车门上,动作利落干净,两人无言的抽完一根烟,那男人又点燃一根,将烟盒递到宋景眼前,宋景摇头拒绝,“我只有一根的量。”


      男人没再坚持,将烟盒塞进口袋里,嫌手臂内夹着的书碍事,放在车顶上,开口问道:“你是刘简单的丈夫?”


      宋景双手环着胸口,用了然的眼神看了一眼男人,轻笑道:“喜欢就去追,我又不是她。”


      男人一滞,才没抽几口的烟被他扔在地上,用脚尖踩灭,嘲讽地说:“你还不是一样。”


      校内的上课铃声响起,宋景望着前面不具体的某一处,问:“还不去上课?她很讨厌迟到的人。”


      男人叹了一口气,正打算走得时候,宋景又掏出自己口袋里的烟,扔了一根给男人,对男人招手,“火。”


      男人手忙脚乱地接住烟,叼在嘴边,替宋景点燃嘴里的烟,摁下火机就要点燃嘴里烟的那一刻又失了兴致,索性叼着烟站在一边,看宋景吸吸吐吐间,烟雾缭绕,一缕烟丝绕过眼镜,男人看到宋景眼中闪烁着泪光,不过转瞬即逝,变成嘴角那不明的笑意,他瞄了一眼车顶上的书,问:“都是成人了还想这么糟糕的主意。”


      一丝窘迫爬上眉头,男人把玩着手里的烟,打算告辞,被宋景叫住。


      “朋友,书。”男人堪堪转身接住飞来的书,看宋景将烟摁灭扔进旁边的垃圾桶,打开车门坐进去,麻利的倒车远去。


      上课已经有一会儿时间了。


      下课回家时候,简单牵着小寅的手走在路上,一路上都思绪纷乱,听见小寅操着奶音问她:“刘妈妈,那个江叔叔是妈妈的朋友吗?我早上听见他在喊妈妈的名字,还哭了。”


      脚步不曾停顿,牵着他继续向前走,“他是妈妈的好朋友,也是刘妈妈的朋友,他啊,也许是想你妈妈了。”


      “怪不得他哭得可伤心了,宋叔叔还骂他,是个傻子。”


      “是啊,他一直都很笨,没有我们家小寅聪明。”


      那之后的一段时间简单再没有见过宋景,开学的日子一到简单就把小寅送回了老家。


      时光不紧不慢的又过了两月,炎炎夏日也变成了秋高气爽,那天晚上简单照常下班,在楼下的小卖部里买了一些生活用品,慢慢爬着楼梯,被角落的一点红光吓得一声冷汗。


      看清楚是宋景的时候才缓下神来,空着的那只手按着狂跳的心问他:“你怎么来了。”


      楼道里的灯在简单话音响起的时候亮起,也让她看清了靠在墙壁上的宋景,双眼布满血丝,银灰色的衬衫凌乱的穿着,脚下的烟头落了一地,简单心惊,从未见过这样的宋景,稍稍靠近就能闻到浓郁的酒味,宋景直起身往后退开两步。


      简单有些慌乱的打开门,还没说话就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量冲退,打在一个柔软的物体上,还没来得及反应,张开惊呼的嘴巴倏的被对方堵住,脑后是宋景硕大的手掌,那一刻,简单控制不住的留下泪,泪水和着紧贴的嘴唇让两个人都尝到了苦涩。


      宋景没想到,怎么都想不到,这样一个一眼就能让她看透心思的简单女人,会让他等那么久,明明,明明那么明显的感情,偏偏被她藏得那么久,埋了那么久。


      理智驱使下简单好不容易推开了眼前的男人,她倔强的擦掉眼角的眼泪,笑着说:“你喝醉了。”


      她撇开自己的眼神,昏暗中都能听到各自的心跳声,宋景的呼吸直打她的眼睑,既酸涩又刺眼,在宋景的审视下她简直就要无法呼吸,不知道过了多久听见宋景几乎咬牙切齿的问她:“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脖子突然一痛,宋景手上拽着断了的项链,摊开,一枚钻戒赤裸裸的躺在手心里,宋景压抑着苦笑说:“不过一个当初我送给韩菱的戒指,扔了的东西你也可以去找回来,为什么!为什么!什么时候才肯放下心中的那点自卑,一句喜欢就真的那么难吗!”


      失去支撑的简单瘫坐在地上,看步履凌乱的宋景甩门而去。


      她不是韩菱,不是陈佳人,只是她自己,她自卑,自卑两人的差距,自卑一开始的不怀好意,自卑她的所作所为。最终明白,距离从来不是问题,心有所属更是难能可贵,喜欢不过尔耳,爱情,或坚持,或成全,或虚假,或癫狂。


      最终抑郁不住,将头埋在腿间,嚎啕大哭。


      学校的老师最近都组织去旅游,商量去哪里哪里,大多数女士商量说去日本,说想起日本扫购一些东西回来,男士说是去韩国,那里漂亮妹子多,简单旁边的同事笑他们,韩国的美女十之八九是整容整出来的,不正宗啊,那有什么好看的。


      男士笑女士肤浅,女士笑男士俗气,办公室吵吵闹闹的好不热闹,简单一边看热闹一边收拾一会要用的教材,拿起教材准备去上课的时候看见掉落在书脚下的一张纸条。


      一课程已经教的差不多了,许多学生已经不再来上课,这天晚上简单在网上翻出一部电影,很老的一部电影,她找到原声无字幕的电影播放,很多男学生觉得无趣都低头玩起了手机,不少女学生都看过这部电影,但还是看的津津有味,简单坐在一排空座上看的认真,当初和佳人一起躲在课桌底下看这部电影结尾时哭的泣不成声,甚至还招来了老师,现在想起来不禁让人好笑。


      电影正好放到女主东躲西藏的将巧克力放在男主自行车的后座,简单拍了一段小视频发送出去:这部电影很好看,我很喜欢。


      照常在晚上十点的时候下课,学校的学生都在此刻哄然而散,简单默默的收拾了桌椅,锁上门转过身的时候看到一个男学生踌躇着站在她身后,看得出他是经过一番打扮的,有着职场的干练和羞于表白的胆怯,也明白了在办公桌看到的那张纸条是他写的,简单笑着看了他一眼,从楼上往下看可以看见一辆银灰色的轿车停在学校中央,穿着白色衬衫的男人有些不安的靠在车身,不时抬头往上看。


      很奇怪,明明是黑暗中,可她还是能够清楚的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好像是不安,又好像是幸福。


      掩饰不住内心的欢愉,她笑着对男学生说:“你过来,往下看。”


      男学生没有迟疑得凑上前来,顺着简单往下指的手看见一辆银灰色的轿车,近视的他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人影靠在一边,浑身一股成功人士的气息。


      瞬间他就心凉了半截,然后听见身边的人对着下面激动的喊:“宋景!”


      那是多么明媚又幸福的表情,他从没有在刘老师的眼里看见那么浓郁的爱意,就好像要溢出来,楼下不停有车灯闪烁,学校到处都是昏黄的路灯,此刻看起来也是让人觉得暖暖的,楼下有人再起哄,他傻盯着一边的刘简单,看到她眼里顷刻间泛起泪光,冲楼下的男人喊:“我爱你!真的好爱好爱你!”


      尚未离校的学生见此架势都靠在走廊边跟着起哄。


      逃不过的,总要面对,该面对的,总要勇敢。


      而她害怕的不过就是心底深处的自卑罢了。


      宋景问她:“你究竟在害怕什么?”


      男学生在留下的纸条下回答:我很自卑的喜欢着你,你可以让我勇敢吗?


      你是我无法碰触的虚拟,我就越想抓牢你。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乐百家娱乐币;
    ×

    乐百家娱乐在线登陆中心

    关于乐百家娱乐在线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