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红尘一笑往事焚第二百三十章 红尘一笑往事焚

    第二百三十章 红尘一笑往事焚

    作者:步七莲    

      天地变色,卷土飞沙。山川湖海,日月星辰。


       魔兽兀自站着,一动不动。


       欣儿催促之声又起:“世界已然重建,创世之力非比寻常。再不走,就走不掉了!”


       魔兽空望着远方,心中虽是不忍,却仍看着她一步步以身为器,建着她想要的新世。


       “你说的对,我错了,所以应当接受惩罚。”魔兽没有动,“我不会离开,创世之力会使我重生。”


       “可三兽少了你……”


       “你们可以。诸宇宙皆无巨荡,维护原貌便好。”魔兽缓缓看向欣儿,“重生之后我会失去所有记忆。既如此,你能否告诉我将会面对什么。很快,我会忘的一干二净,也不算违规。”


       欣儿看着天边一点点完整,又望了眼不远处本应消失,却因身处创世中心而存在的天离和魅儿,一声叹息后将未来,短暂地透露给魔兽:“你因动情生出灭世之灾,是以你在这个世界会为情所苦。三错,需以三世弥补。而因果起始的三十七万次相见,一次化做一日,会将你生生困上千年。”


       “比起湮灭整个世界,这个惩罚太过轻渺。我接受。”魔兽问出他最后一个问题,“我会再遇见她吗?”


       “谁?”


       魔兽想了想嘴,却说不出来,心中猛然一怔:“我忘了。”眼中茫然不解,“我们刚刚是否,说了些很重要的话?”


       欣儿知道已经开始了,她身影飘起,随风摇动。


       “你要走了?”


       欣儿点着头:“再见了,无殇。”


       “无殇……”魔兽眨着眼,跟着念了一句,身子一倒,于刺骨寒风中沉沉睡去。


      这一觉便睡了数百万年,等他醒时四周已是芳草鲜美,绿树成荫。


       他抖散一身落叶,环视四周,一眼望不到边际。而万里碧空下,却只有他孤身一人,不知从何来,要去到何处。他沉默走了一段路,才遇到第一个人。他将他的半个身子从土堆中拉出,听见他的身音:“这是哪里?我叫天离,你呢?”


       他想了想,脑中顺利浮现一个名字:“无殇。”


       天离四望远眺,回头朝无殇笑道:“此处既然只有你我二人,那我们就是朋友了。”伸手半悬,掌心朝内。


       “好。”无殇亦道,扬手与天离紧紧相握。


       此时谁也料想不到,日后两人将以此为根基,打下魔界大片江山;想不到这里会成为魔界最受尊敬之地——殁所,埋下一个个魔者英灵;更想不到不久后会再遇见一个叫魅儿的女子,与天离一起,共奉无殇为魔君……


      一万年后。


       魔君天离朝议结束,望着魔臣退离背影,心中又想起无殇来。离无殇故去,素荷消失已经三百年了。他不能无时无刻的想起他们,他还有很多事要做,六界表面祥和,实则各有嫌隙,连他也是无能为力。


       一条花枝突然从他座椅后窜出头来,缠上他的手臂,好似情人松软的身躯,满是轻声细语的安慰。


       天离淡淡笑起,用另一只手在树枝上轻抚:“你放心,我没事。”


       “又想无殇哥哥和素荷姐姐了?”花枝里竟生出一段人声,“素荷姐姐既然托付欣儿姑娘让你找到我,说明素荷姐姐一定知道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我想她这么厉害,会没事的。如果素荷姐姐没事,她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救回无殇哥哥,天离,你不要总是担心了。”


       “但愿吧。”天离轻叹,“不管怎么说,桃邀,你可要好好长大,才不枉素荷的一片苦心。”


       桃邀一声娇嗔:“我一直都很努力的!再过几百年,我又能修成人形了。”


       “好好修炼,莫要心急,你什么样我都喜欢。”天离道。两军交战桃邀被魔宝击中,幸而得羽玄女所救,用她一直悉心培育的另一株灵鸢桃花做身,将桃邀残存的魂魄附于其上,重新修炼。故天离许下承诺,日后羽玄女若有所求,他魔君天离决不推辞。


       “天离,你有没有觉得,素荷姐姐就在我们身边,看着我们呀?”


       天离拍了拍手臂上的花枝:“别胡思乱想了,快去休息吧,你现在这样不能太过操劳。”


       “哼,知道啦!”桃邀缩回花枝,安静下来。天离起身将座后瓷器捧起,一路小心护送。


       素荷远远俯视二人,嘴角亦不免笑起。终了,他们还是在一起,她心中多年的愧疚才得以缓解。


      又上天庭,无神兵阻拦。她如今形态,无任何能看到。她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这个世界建好后,她睁开眼,能看到它的诞生,看到它的朝气蓬勃和数十亿年后的毁灭。她无从知晓这一切的原因,只想看一看曾经的人,是否可好。


      云倾下了早朝,径直往琼瑶羽林而去。那里已有一个女子,煮好一壶清茶等他。


      素荷在她二人身边坐下。


       “今日的茶刚好,你试试。”羽玄女为他沏上一壶。


       还是和原来一样么?素荷暗自有了担心。


       云倾蓦地腾出手接过羽玄女手中壶柄:“说好,我来照顾你的。”


       “你平素事忙,何况,我也做惯了。”


       “即是惯了,更要好生歇着,你照顾了我这么久,跟我个机会,把欠下的还给你。”


       “你不需要还,是我心甘情愿。”羽玄女听他如此说,蓦然生出担忧,纤手忙搭上云倾提着茶壶的手臂。


       “可我也是心甘情愿。”云倾放下茶壶,扶她做好,“凌云,你付出了这么多,我想,”云倾半蹲在她膝下,仰头望她,“就让我这一辈子在你身边,还你吧。”


       羽玄女倏地站起:“你都……知道了?”


       云倾淡笑,将羽玄女拥入怀中,手指轻抚过她的秀发:“知道有一段日子了。但我想给自己一点时间,将曾经倾覆的感情淡去,我想让你住进我心里时,只有你一个,不受半点委屈。”


       羽玄女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背,将头靠在他肩上,默然无声,面露幸福。


       素荷长叹口气,将心放下。诸事皆了,只剩一样……无殇。她可以去任何时间,任何地方,但她却见不到无殇。好似有一个巨大的屏障将他们隔开,他知道他就在那,却到不了,只好与记忆为伴,想着他的音容笑貌,点点滴滴。


       “素荷……素荷……”


      远处传来空旷之声,唤着她的名字。素荷一愣,如今,谁还能看见她?她惊慌又怀着希望朝声源飘去,看见一个男子锦衣玉立,朝她轻笑。素荷急步走去,待看清时不禁愣住:“曲忘忧?”


       “我终于找到了你,请跟我来。”曲忘忧说着,身影飘忽,转身便走。


       素荷心中奇怪,却依然跟了去。眼前是一片迷雾,连素荷也看不清迷雾内的路该怎么走,曲忘忧却如行平道,通行无阻。素荷跟着曲忘忧又来到那个别苑,顿时恍如隔世,上次以瑶玉之名来到此处时,还是不经世事的少年。


       “为何带我来这?”方才进了苑门,素荷停步问道?


       “内院有人在等你。”


       “谁?”


       “去看了就知道。”曲忘忧将素荷引到内院后,人却退了出去,“我该回去了,皇上还在等我。”


       素荷目光由他退去,不解其意。


       “忘忧确是世间难得一遇的奇才,李寰能得他辅助,定能成为一代明君。”


      素荷无心去想那话中之意,她整个身子都已僵住,那个声音,她永不会忘。


       院内突然沉寂,无人做声。素荷突然十分害怕,害怕再一次失去他。她转身朝内跑去,像一个凡人,忘记自己的一身法力。


       青衫隐隐,青丝如瀑。素荷盯着那背影,放慢了脚步。


       “你是魔兽,还是无殇?”


       “我是无殇,亦是魔兽。”坐在白玉石凳上的无殇缓缓转身,望着素荷,嘴角上扬。


       “你还活着?”兴奋与疑惑相随,素荷话音颤颤。


       “我是魔兽,位列至尊三兽之位,不生不灭,又怎么会死。”


       “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并非有意让你担心。”无殇从凳上站起,朝她走来,“创世之力令我失去记忆,以凡人之体重生,直到死后才记起一切。那时我已是魔兽,知道自己不可与你相见,否则你便无法通过瑞兽的试炼。”


       “我去过很多地方,都找不到你。”


       “我身份特殊,未免扰你心魂,死后我便由瑞兽带到宇宙之外,再回不去,直到你找到我。”无殇离素荷只有一步之遥,他忽而停住,等着她的反应。


      素荷一字一句,想他的话:“是你找到了我。”


       无殇笑望着素荷,捋了捋她的鬓发:“你有没有好奇过,自己为何还存留于世,为何所有人都看你不见?”


       “又不能告诉我么?”素荷反问笑道,她已不在乎什么缘由,此时能再遇上他,已无他求。


       “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此刻你我之间再没有秘密,没有无奈与隐瞒。”


       他还记得魔兽试炼时的事,他真的是魔兽,也真的是他的无殇。


       素荷突然动身,与无殇插间而过,兀自坐在白玉石凳上,背向无殇笑道:“那就先说说,我为何还活着。你曾说过,没有任何方法能将我救回。说不好可不能走,要知道我的时间可不少。”


       素荷感到自己体内发生了一些变化,有些事她开始慢慢明白。


       “因为我错了。”无殇毫不否认,似乎很高兴能有此失误,“那时我不知道,你在获得至尊三宝时,亦得到了另外一样东西。”


       “什么?”素荷忍不住回头。


       无殇得意笑起:“一个称谓,一个新身份。”


       “新身份?”素荷惑道。


       “你还不明白?”无殇对她的转化程度略显惊异,“这也难怪,从未有凡人曾至此位。”


       “你还打算说些我不懂的话到什么时候?”素荷嘟了嘴,佯装生气。她知道这里,只有无殇能看到。


       “不会太久,你会明白我说的所有事。因为你将成为尊母,与至尊三兽平齐。”


       素荷倏地站起,面色惊讶,天地世界,宇宙洪荒虽渐渐在她脑中呈现,但她没有想到竟等同至尊三兽。


       “不生不灭,拥有创生与灭亡之力。只是你还不习惯这种转变,不会控制这种能力。我本该等你掌控明了一切后,找到我,但我等不急了,也不想再等下去。曲忘忧与天机子修的是三界外的法术,且他又是颇具天赋的奇才,故而我找到他,令他将你带来这。”


       说到此,素荷疑惑又起:“他说皇上在等他。李寰既是皇上……这里不是我们的世界?”


      无殇点头:“这个世界里的无殇没有用三魂七魄的法子转世陈流裳,所以幽冥玉落在水瑶玉手中。幽冥玉引发的争斗引来江湖人,也引来天离与木子歌。曲忘忧告诉子歌清凝身份,等到理清湘雎夫人之死的真相后便带清凝退隐江湖。寰王与岳王的争斗,终以曲忘忧的能力,化解了两军之战。寰王坐上王位,岳王却沦为阶下囚。”


       本听得欣慰的素荷临到最后却笑不出来:“可惜了小八。”


       “世间本就难有最完美。”


       “那我要好好找一找。”素荷拿起桌上玉盏,朝天泼去,化作颗颗晶莹水珠。


       时间瞬间凝住,素荷透过水珠看着琳琅满目的与她世界相似的异界。


       “这里,素荷与无殇没有逃避,而是选择与天庭抗争。素荷惨死羽玄女法器珞瑶灯下……无殇怒而灭世……”“嘭”水珠炸裂,落地不见。


       素荷摇着头:“这个不好。”又看向另一个。


      另一个水珠中的世界让人不由徒生怅惘。天庭威逼之下,无殇为免神魔相战,涂炭生灵,与素荷纷纷焚尽本身转世为人。从此,凡间多了一个陈流裳与水瑶玉。江湖流转,结识子歌与清凝,又入皇城,与桓岳二王相交。曲忘忧跟随师父一心修行,不曾救过李寰。太子与二皇子毙后,岳王在贤妃帮助下登上皇位,娶放弃仙籍的桃邀为后,共赏江山。天离自无殇自焚而死后,历经心路波折,终决定接手魔君之位,魅儿作为少时同伴,亦辅左右。


       “这个看起来还不错。”素荷转目,一瞥将脸凑在鬓旁的无殇。


       “可是百年过后,无殇恢复魔兽身份,旁边却再无素荷相陪。”


       “那我再看看……”素荷手指从一颗颗水珠旁划过,这么多世界,这么多故事,有时只是一念之差,别有云泥之别,“这么多世界,你最喜欢哪一个?”


       无殇从素荷身后将她抱住,耳鬓厮磨:“每一个我都喜欢,因为每一个世界,我都会和你相遇。”


       “而这一次,我们谁也不许离开。”


       “我答应你,以魔兽之名答应你。”无殇将素荷身子扶正,凝望她的双眸,“只有尊母才能拥有与三兽平齐之位。所以我要重新再问你一次。素荷尊母,你可愿与魔兽共掌天地生灭,做无殇的妻子?”


       素荷忽而起身触上他的双唇,无殇听到她心中盘桓之语:“答应了一万次的话,我不再说了。”


       无殇将手穿过她绾起的青丝,轻抚在她颈上,努力回应着。此刻,世间再没有任何力量能将他们分开。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乐百家娱乐币;
    ×

    乐百家娱乐在线登陆中心

    关于乐百家娱乐在线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