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戏水长留六十五

    六十五

    作者:遛遛居士    

      最近几天,天气变得闷热,天也乌压压的,褚炎还在想可能要下雨了吧。虽然她也知道要晴带雨伞,饱带干粮,但是作为吃货的她随时会带干粮啦,但是没有带雨伞的习惯。


      这天下午,褚炎刚上完课,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大大有研究生的男朋友来接,甜甜蜜蜜的走了;二二参加的舞蹈协会就在上课的隔壁,所以不回宿舍;三三的话,只要带着手机,手机又有电,她无论在哪里都可以心安理得的看小说啦。所以,褚炎落单了,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准备回宿舍去。


      突然,她想起了个故事,就是一个下雨天,有个和尚慢悠悠的在雨中漫步,有人问和尚:你为什么不跑快点或者找地方躲雨呢?和尚淡定的说前面也在下雨啊,无论我走的多快,还是躲不了淋雨的结果,我为什么要跑,何不如慢慢的欣赏这美丽的雨景呢。


      这时候的褚炎脑子犯轴了,也想学一学古人,试试雨中漫步的感觉,和三三说了句:那我先走了。就拎着包从容的走进大雨里,慢吞吞的像只乌龟在雨中移行,口中还在念念有词,自己还美其名曰诗:古人同骑马,来到小河边……这是她读小学时学了首古诗后立志要当诗人时的处女作。旁边路过的人还在小声议论:失恋了吧这人,肯定失恋了,看她神经都错乱啦,这么大的雨不带把伞,嘴上还在念念有词的,真的是疯了。


      这边,聂承泽也下课了,和舍友梁宁宁一起撑着雨伞,看见了碎碎念着、并慢吞吞走动的褚炎,两人都在想:这姑娘这又是闹哪出呢?


      梁宁宁出声道“哟,炎炎,失恋啦?恩哥说说,哥给你开导开导啊,真怎么的也不能这么想不开嘛!”


      “切,师兄,我这叫雨中漫步知道嘛,雨中漫步!”边翘着兰花指边道,“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聂承泽说话了:师妹啊,这又是闹哪出呢?怎么每次见你,你都那么特别呢。怎么,学古人雨中漫步吟诗?看不出嘛,还是个文艺小青年那。我看是忘记带伞了吧。要不师兄们送你回去?小心别感冒咯。


      被揭穿的褚炎也不觉得尴尬,大义凛然的说:“别,师兄,我就是要感受一下大自然的情怀。”还特文艺的作了个揖手:“后会有期,师兄。”然后潇洒的走了,口中还念念有词:“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留下满脸无奈状的二人,梁宁宁嘀咕:“这姑娘咋回事啊,每次都这样,嘿嘿,有趣真有趣啊。”聂承泽则笑着说:“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那,想怎样就怎样。不过还真是少见啊,看来还是个宝啊,一般人还真做不出来这事儿。”


      当天晚上,褚炎果然感冒了,于是吃了感冒药早早就上床睡了。第二天,褚炎的感冒没有一点好转,反倒加重了,被宿舍里的三只碎碎念了半天,宿舍的说带她去校医院,褚炎从小最怕打针了,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去的。褚炎赖在床上不起床,还耍赖说:“就是你们说破了嘴,我也不会去滴,睡一觉就好了。”宿舍里的实在没办法,嘱咐她一定要多喝水,然后就上课去了,说了会给她请假,下课了给买药回来。


      褚炎这下就可以心安理得睡觉啦。正睡得迷糊,聂承泽打电话来问她在干嘛?褚炎说了句我感冒发烧了师兄。别吵我,我休息休息。就挂了电话。过了十分钟,褚炎电话又响了,想了十多声,褚炎才接起就传来了聂承泽的声音:“褚炎,我在你宿舍楼下,我给你买了药快下来拿,给你十分钟时间!”“诶……”褚炎话都还没说完呢,对方就给挂了。褚炎挂了电话继续睡,没理会。


      聂承泽足足等了半小时也没见个人影,打电话过去,没人接,于是和宿管说:阿姨,我妹病了,打电话也不接,我怕她晕过去了,我能上去看看么?宿管也害怕出事儿,就让聂承泽登记好名字进去了。


      聂承泽敲门敲了五分钟左右,褚炎终于开门了,头发乱糟糟的,睡眼朦胧的,由于感冒了鼻音很重的说:“师兄,你咋来啦?来也不说一声,我下去找你啊。”


      “哼,还好意思说呢,打你电话告诉你说在下面等你,你怎么没动静呢?”边说边摸了摸褚炎的头,真的发饶了,“走,师兄带你去看医生。”


      平时褚炎就是那种特别会撒娇的,生了病更是娇气的很,不管聂承泽怎么说,就是不去看病,聂承泽看着热度也不是很高,妥协了,最后达成了共识,先吃聂承泽带来的药,还不退烧的话就去看医生,褚炎吃了药就睡下了。聂承泽看了看时间,下午只有一节课,也耽搁了大半时间,干脆就不去上课了。


      看着褚炎睡下了,聂承泽就想着去给这丫头买点吃的吧。聂承泽想着这个时候也不是吃饭的点,学校卖的也没适合病人吃的,况且那丫头也没那么快醒,干脆就回家熬点清淡的粥过来,不过等他这一来一回的熬粥这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了。


      当聂承泽再次来到褚炎的宿舍时,褚炎还在睡觉,只是脸红扑扑的,测了测温度,体温没降,反倒升了,聂承泽叫醒了褚炎,想着一定得去输液,不然脑子非烧坏不不可。


      “快点起来去校医院,不然脑子烧坏了。”


      “不去,我可聪明了,哪里笨了,我不去。”睡梦中还不忘纠正自己不笨。


      “褚炎,我看你是皮痒了吧,哦,你不会是怕打针吧,小样,这么大个人了,又不是小孩,羞羞。”聂承泽边说着就拿梳子梳理了下褚炎的头,还好褚炎留的是那种波波头,梳理梳理就好了,又给她穿好鞋,拿毛巾擦了擦脸,拉着就出门了。


      去了校医院,量了体温39。8度,医生说得输液,褚炎抵死不输,因为褚炎从小身体就特健康,就小学二年级出过水痘,而且还没输液,当时喝了几副中药就好了,其他时间就从来没有生过什么病,所以她特别怕打针,这也是褚炎高考时分数挺高,完全可以和聂承泽一样读临床医学却没学,又为了圆医学梦而选择读了预防医学这个专业的原因。


      这个时候的聂承泽对褚炎的爱好已经了如指掌了,知道她喜欢流氓兔,知道她喜欢吃稀豆粉米线,最后还是聂承泽妥协答应给她买她喜欢的那个流氓兔抱枕加一个星期的稀豆粉米线,褚炎这才不情不愿的输了液。哎,真是生病了还不忘为自己谋福利,不知是聪明呢还是笨。后面也是聂承泽拖着去才去连着输液三天,褚炎的感冒这才好了。


      不过,从哪以后,聂承泽居然养成了每天看天气预报的习惯,提前一天都会提醒褚炎,那天该带伞,那天该加减衣服,俨然成了褚炎的老妈子,提醒她不要再傻不拉几的学古人雨中漫步吟诗。总之,根据天气提醒褚炎适当加减衣服。如果那次褚炎没带雨伞了,他有时间就会给褚炎送去。


      就这样两人之间的革命友谊是与日俱增。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乐百家娱乐币;
    ×

    乐百家娱乐在线登陆中心

    关于乐百家娱乐在线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